我周围的老人

中国語・勉強

在日本三十年了,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,自然见闻较多,尤其我常接触一些老人,谈及他们的日常琐事,甚有意思,值得回味。

在基层社区“中文俱乐部”团队务教工作二十几年了,随着时间的流逝,老的老,病的病,甚至有几个已经永远离开了大家。尽管如此,然而这个团队依然保持着至尊互敬,朝气团结。如同华人常提到的“老有所学”“老有所乐”。这也是我特别期待的。

团队里,大家常会围绕着“都老了”而聊一些有趣的故事。

记得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有位老人提起家里附近的居酒屋的妈妈桑善待别人的事。妈妈桑常说,“越把孩子培养得优秀,孩子就离得越远”也许这是针对我们小城镇的,孩子们长大了都想去大城市试试!(这也使我联想到中国,现在的上海有多少新上海人,又有多少人想拥进上海。)话说回来,那时候,店里有一位非常绅士的退休教授,他的妻子已经去世,他的两个儿子特别优秀,一个在东京,一个在名古屋,很少回家,不过,听说每次回家都会和老人喝几杯,带老人去温泉泡泡澡。这位老教授特别爱喝酒,喝酒的速度也很快,妈妈桑每次都限制他的酒量,在他的面前放着五个牌子,喝一杯拿走一个,到了第五杯,妈妈桑会说“今天完了”老教授也会含着微笑点点头,接着就会很识相地结帐回家。

妈妈桑也不会为多赚几杯酒而再三劝酒。

与其说日本的老人喜欢喝酒,还不如说他们是为了找说话的对象,在家里除了对着电视自言自语以外,一天几乎开不了口。只有在小酒店他才会开口和人会话、才会和人交流,这也是他,也是很多日本老人,特别是老男人的一个嗜好。这个嗜好我觉得特别棒!

为无任在中国还是日本,其实人老了都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,都喜欢孩子们围绕着自己转。只是日本比中国稍微进步了一点儿,这里的老人会“识相地不找小孩麻烦”这让我感到那么一点儿寂寞。再则,“老来伴老来伴“这句话在日本也是存在的。可是在日本以前拼命努力工作的,风风光光的男人,一旦退休几乎所有的人在家里大多是孤独的,因为家里人不爱听他的英雄史,老婆们也不爱听老头子的唠叨。要不日本“熟年离婚”怎么会这么多呢?

老男人们有时候只能重新找一个可以聆听自己说话的场所,居酒屋就是一个特别好的地方。

话拉回到中文俱乐部。那里有十一个老人,今天说说我们的gang老先生。

他原来是每日新闻的记者,很自负的一位先生。出生于中国的天津,爸爸是一位文人,小时候天津对他的影响太深,退休以后,他来到了俱乐部。

习努力,一喝酒就会炫耀起他的英雄史,每次不醉不罢休。一醉起来,他的英雄史就会变得更伟大,更有色彩。

十几年前第一次生了胃癌,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。休息了一阵,马上回到教室,带着大家去了中国的西藏,敦煌等处。近两年,他的癌症复发,加上妻子身体不好,他俩真的是相依为命。他们的孩子都在东京,平时也不能经常回家照顾两位老人。

这么要强的gang同学,也有服输的时候,现在不得不一周三次去老人院。早上来接,在老人院吃了两顿饭,洗完澡、再被送回家。每周的中文学习就是他发泄对老人院不满的时间,什么人什么人傻傻的,什么人什么人老唱同一首歌,什么人什么人喜欢听我的讲话,等等等等!即使现在,他也喜欢自满,即使他不得不去老人院,他也没忘自己曾经是记者!他一定想和孩子们在一起、有孩子们照顾自己。但是他不想连累孩子,不想给孩子添麻烦。而他的孩子们也正在步他的后尘,每天像机器人一样工作着。他孩子也许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很着的深思的一个现实现象。

围的老人两三事,值得一叙。“老了是人生必经之路,无任什么国籍,在哪个环境下生活,善待自己,学会“老乐”。这个很重要!